首页 > 国关量化 > 国际形象指数

基于GDELT海量媒体数据的国际形象指数

高剑波团队

时间:2021-9-11 9:35:25

         基于海量媒体数据,我们近期成功构建了国际形象指数(International Image GlobalIIG),其定义为一段时间内一国在某区域(或全球)国际合作或冲突的占比乘该国在该区域(或全球)合作或冲突的贡献。这里仅展示中国、美国和韩国的国际形象指数。

中国

       1995后,正面的有突变。 

 

图1 1979-2019年中国国际形象指数

    

美国

        2011年5月,本拉登被击毙。此后,红色曲线呈下降态势。

图2 1979-2019年美国国际形象指数



韩国

    韩国国际形象在整体上正面水平高于负面(除了部分时间节点),但差距不大。1988年汉城奥运会之后,韩国正面国际形象有明显提升。奥运会是韩国大幅改善国际形象的契机,也展示出了韩国20多年来经济发展的成就。1988年韩国人均GDP已达到3000美元,支柱产业也从轻工业升级为重化工业。2002年世界杯之后韩国的正面国际形象再次得到提升。2008年金融危机后,正面国际形象水平又回落。

图3 1979-2019年美国国际形象指数


        课题组研究发现,负面国际形象指数能够用来刻画地缘风险程度和热点区域识别。首先,负面国际形象指数的对数与地缘政治力量指数(Geopolitical PowerGP)的对数存在很好的线性关系。GP指数包含了经济实力、军事实力两个方面,其中经济实力是GDP、人口、国土面积的非线性组合、军事实力是军费花费(GDP的一部分)、现役军人数量和国土面积的非线性组合,经济实力1/3)和军事实力(2/3)通过线性组合加权得到GP。这里以欧洲国家为例,见图4。图中,两者的相关系数高达0.87。可见,负面国际形象指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作为GP的替代

图4 IIG和GP的相关性


       另外,课题组还将负面IIG与地缘政治风险指数(Geopolitical Risk Index,GPR)进行比较。发现负面IIG比GPR更优。具体来说,GPR是通过统计包括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等11家英文报纸中有关地缘政治事件和风险的文章数据而构建的,risk是由峰值表示,见图5。然而GPR具有如下缺陷:该指数是基于全球视角,没有参与者(Actor)的信息,仅有一条曲线表示;所选的关键词没有包含所有的geo-risk;缺少很多重要的峰值(peaks);无法显示事件的严重程度(如Paris Attacks),IIG恰好克服了GPR这些缺陷。

5 GPR指数时间序列


      可见,负面国际形象指数能够用来衡量一国的地缘风险程度。同时,该指数还够用于全球热点区域识别,是除相对熵之外的另一种有效工具。以20183月为例,见图6。显然图中最红的国家是俄罗斯和英国,对应于34日俄罗斯前情报人员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在英国遭神经毒剂袭击事件。

 图6 2018年3月全球热点区域的空间格局

        

        目前,IIG已经作为研究团队自2020年12月推出的Global Crisis Watch系列的核心变量之一。




标签:
上一条:没有上一篇
下一条:没有下一篇